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本主題分成5個子題:婦女團體、婦女團體相關刊物、女性/性別研究、婦運人士、婦運活動、成果與相關法令的通過。每一個子題依時間先後排列,讓讀者了解台灣女性如何從事被動員和自我動員的婦女工作與婦女運動,並比較日治時期、中日戰後以及解嚴後,台灣婦運在不同時期的發展特色,包括婦運組織是如何形成?工作的內容是甚麼?以何種方式宣傳婦運?婦運組織如何從街頭抗爭走向各種保護女性防治法的訂定?目前有哪些法令和成果?本主題還條列從日治時期迄今,重要婦運人士的事蹟,但如前述所言,對當前的婦運人士或婦女研究者不做太多著墨,盡量連結個人網站。除了婦運之外,也對當前女性/性別研究的機構、社團和出版品做介紹。為了讓讀者更明白婦運組織的工作性質,本研究將1974到2007年間,北、中、南、東四區的婦女團體,依次表列在附錄中,日後將連結至每一個團體組織的網站。

日治時期
臺灣第一個本土獨立婦女團體─彰化婦女共勵會(1925-)

你知道臺灣婦女運動起步時,最常在那裡辦活動嗎?答案是:寺廟。香火鼎盛的廟宇是凝聚臺灣民眾地方,也是婦女最常「露面」的公開場所。臺灣第一個由臺灣人自組的婦女團體「彰化婦女共勵會」,常以天公廟作為活動的首選場地,藉此吸引熙熙攘攘的人群注目,進一步引起迴響與共鳴。 

地靈人傑的彰化,除了蘊藏豐富的硫礦外,文化氣息更是濃厚,特別是日治時期的新文化運動中,人才濟濟的彰化出現了許多文化人士。當地婦女在耳濡目染下,產生不一樣的新思維。在1925年(大正14)2月8日這一天,由楊詠絮、蔡鳳、潘貞、林吳帖等40名知識婦女,共同創立彰化婦女共勵會,讓原本荒蕪的婦女運動,注入新生命。

彰化婦女共勵會不分年齡與身分,只要認同「改善陋習及振興文化」宗旨的婦女,都可自由參加。該會定期舉辦例會、演講會、運動會及手工藝展覽會等。其中特別的是,該會幹部鑑於女性長時間閉鎖於家庭之內,缺乏體能訓練,以致於長期身體孱弱,遂舉辦體育會,讓婦女能夠透過體育活動增強體魄。再者,定期舉辦各種語文研習會,擴充婦女的知識眼界。演講會更是該會的重心,鼓勵婦女挺身而起,以提升婦女社會地位。演講者由會員親自上陣,這是臺灣史上女性擔綱演講者的首例。這樣的創舉,受到各界注目的目光,造成許多首次登臺的婦女,因缺乏經驗,身體顫抖,或是汗如雨下,甚至打退堂鼓。但無論如何,她們均為臺灣的婦女運動,邁開了勇敢第一步。

該會廣受進步男性的支持,如王敏川讚揚該會婦女能奮發向學、自我成長,且關心臺灣社會和底層婦女群眾,並期許該會啟蒙更多臺灣女性的覺醒。另一方面,由於身負啟蒙婦女重任,共勵會自然引起殖民政府的高度「關切」。警察採取緊迫盯人的策略,如各種講習會現場,派駐巡察監看,取締並中止會議,甚至解散。雖然殖民當局眼線密佈,或予以工作調職的施壓,但彰化婦女共勵會仍然力圖衝破困境,爭取發聲的機會。

活動力旺盛、積極學習、克服各種困難的彰化婦女共勵會,卻因為「彰化誘拐事件」弄得滿城風雨。原因是彰化街長的兒子楊英奇及友人,與數名女子產生多角戀情,利用北上加入演藝圈為藉口,鼓動她們集體離家。其中部分女孩,具有彰化婦女共勵會會員的身分,引發外界對於該會的抨擊,展開爭論。由於「誘拐事件」的餘波激盪,本掀起一陣旋風的彰化婦女共勵會,受到打擊無法有效持續的運作,最後悄然的畫下休止符。

雖然該會的結局並不圓滿,不過我們也瞭解到,婦女運動確實是一條艱辛的道路。她們的努力,為臺灣婦女運動開啟了第一道窗,讓臺灣的女性能從漸開的縫隙中,得到一絲光明的希望。


相關出版品
  • 楊翠,《日據時期臺灣婦女解放運動──以《臺灣民報》為分析場域(1920-1932)》,臺北:時報文化,1993年。
  • 游鑑明,《日據時期臺灣的女子教育》,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1988年。
  • 楊翠,〈為臺灣婦運撐開第一片天空──日據時期的臺灣新女性〉,《臺灣史田野研究通訊》,期23(1992年6月),頁19-25。
  • 楊翠,〈散播婦女解放意識的種子──彰化婦女共勵會〉,收入范情等著,《女人屐痕:臺灣女性文化地標》(臺北:女書店,2006年),頁74-83。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