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本主題分成5個子題:婦女團體、婦女團體相關刊物、女性/性別研究、婦運人士、婦運活動、成果與相關法令的通過。每一個子題依時間先後排列,讓讀者了解台灣女性如何從事被動員和自我動員的婦女工作與婦女運動,並比較日治時期、中日戰後以及解嚴後,台灣婦運在不同時期的發展特色,包括婦運組織是如何形成?工作的內容是甚麼?以何種方式宣傳婦運?婦運組織如何從街頭抗爭走向各種保護女性防治法的訂定?目前有哪些法令和成果?本主題還條列從日治時期迄今,重要婦運人士的事蹟,但如前述所言,對當前的婦運人士或婦女研究者不做太多著墨,盡量連結個人網站。除了婦運之外,也對當前女性/性別研究的機構、社團和出版品做介紹。為了讓讀者更明白婦運組織的工作性質,本研究將1974到2007年間,北、中、南、東四區的婦女團體,依次表列在附錄中,日後將連結至每一個團體組織的網站。

日治時期
臺灣第一個具有會規的婦女團體─諸羅婦女協進會(1926-)

日治時期的臺灣,有一群進步女性,有感於女性自覺、自我成長和關懷社會的重要性,集結成「諸羅婦女協進會」。該會的誕生代表著女性運用智慧寫下,自我期許而盛開的花語。 

諸羅婦女協進會於1926年(昭和1年)7月22日,由畢業於靜修女學校的許碧珊領導,並邀集30多名女性共同成立。創會當日,除了舉辦成立大會外,更由該會幾位婦女幹部連番上陣,進行公開演講。這不僅為臺下的婦女會員激起希望的火花,也讓臺下的男性因其氣燄高漲而敬畏三分。

細數臺灣婦女運動的歷程,諸羅婦女協進會標示著,臺灣婦女團體邁向組織化的開端。該會是全臺第一個具有會則的婦女團體,其會則共分為5章,附則19條。首章說明,該會以「改革家庭、打破陋習、提倡教育、修養道德,圖婦女地位之向上」為宗旨。第二章至第五章中,羅列組織規範,如入會資格、會費收取等相關細節、關於幹部及評議員的選舉方式與任期、未來舉行的會務和集會的規範等,實具有強化其組織管理機制的功能。

諸羅婦女協進會,主要以舉辦演講會推展運動。最特別的是,曾特別為嘉義婦女舉行「諸羅婦女懇親會」。此懇親會的主題,大多針對臺灣婦女低下地位的原因,進行檢討與分析;另一方面則希望女性覺悟,脫離困境,一起攜手團結,解開束縛、獲得平等與自由。值得一提的是,主講者由諸羅婦女協進會的會員依序上臺演說時,這些女性不再手足無措、揮汗如雨,反倒能自然、從容地站在公共場合發表演講,且慷慨陳辭、鏗鏘有聲。

儘管該會的立意懇切,但當時類屬於婦女問題的演講會,卻仍然以男性為主導,協進會多半只扮演參與和協助的角色。再者,諸羅婦女協進會,因許碧珊個人為文化協進會的重要幹部,因此該會活動常與文協合辦,遂使婦女工作未能獨立展開。為了突破困境,該會幹部遂另闢蹊徑,東奔西走,大呼疾叫,欲延攬更多婦女加入她們的行列。俟1928年(昭和2年)元月更名為「臺灣婦女協進會」,擴展成全島性團體。可惜的是,1920年代婦女運動,常與社會運動聯合,期望能一同對抗壓迫,致使婦女團體缺乏獨立性,婦女運動無法順利地開展。

即使如此,參與諸羅婦女協進會的女性,並未因此挫敗而喪失鬥志。特別是許碧珊,在戰後持續投入婦女運動,如省婦女會的籌備與嘉義婦女會的成立,並於臺灣首次參議員選舉中,代表女性參選。這可視為該組織對臺灣女性自主的影響,也可顯示出女性自覺意識的成長,能夠不畏艱難、披荊斬棘,也要鼓起勇氣展現她們的決心與力量。


相關出版品
  • 楊翠,《日據時期臺灣婦女解放運動──以《臺灣民報》為分析場域(1920-1932)》,臺北:時報文化,1993年。
  • 李筱峰,《臺灣戰後初期的民意代表》,臺北:自立晚報,1986年。
  • 〈嘉義婦女問題講演會〉,《臺灣民報》第134號,第9、10版。
  • 〈諸羅婦女協進會出現了〉,《臺灣民報》第118號,第13版。
  • 〈諸羅婦女懇親會〉,《臺灣民報》第126號,第8版。
  • 楊翠,〈為臺灣婦運撐開第一片天空──日據時期的臺灣新女性〉,《臺灣史田野研究通訊》,期23(1992年6月),頁19-25。
  • 楊翠,〈嘉義街女性的一大步──諸羅婦女協進會〉,收入范情等著,《女人屐痕:臺灣女性文化地標》(臺北:女書店,2006年),頁84-91。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