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本主題分成5個子題:婦女團體、婦女團體相關刊物、女性/性別研究、婦運人士、婦運活動、成果與相關法令的通過。每一個子題依時間先後排列,讓讀者了解台灣女性如何從事被動員和自我動員的婦女工作與婦女運動,並比較日治時期、中日戰後以及解嚴後,台灣婦運在不同時期的發展特色,包括婦運組織是如何形成?工作的內容是甚麼?以何種方式宣傳婦運?婦運組織如何從街頭抗爭走向各種保護女性防治法的訂定?目前有哪些法令和成果?本主題還條列從日治時期迄今,重要婦運人士的事蹟,但如前述所言,對當前的婦運人士或婦女研究者不做太多著墨,盡量連結個人網站。除了婦運之外,也對當前女性/性別研究的機構、社團和出版品做介紹。為了讓讀者更明白婦運組織的工作性質,本研究將1974到2007年間,北、中、南、東四區的婦女團體,依次表列在附錄中,日後將連結至每一個團體組織的網站。

日治時期
汐止女子風俗改良會(1928-)

如果女性想要以新的姿態面對社會大眾,你覺得何種方式最快?若放到當代,或許會想到走進Salon(沙龍),或打開電視收看女性節目「女人我最大」,立即改變造型,打造全新的自己。然而,日治時期想要改變自己的臺灣女性,則是以組成類似讀書會的婦女團體,藉由感染書香氣息和增加社會關懷,轉換自身的氣質,成就與眾不同的自己。 

1928年(昭和3年)3月,在臺灣北部的汐止,當地的進步婦女黃玉鳳出面,召集地方上關心社會問題的女性,如唐巧、李香等人,召開發起人會議,經討論後,「汐止女子風俗改良會」正式成立。汐止女子風俗改良會,訂定會則,採取委員制的方式,規範該會的運作。該會的活動,主要藉演講會招募會員,演講者,則由組織該會的發起人擔綱。特別的是,汐止女子風俗改良會的演講會,並不是在室內舉行,而是在汐止媽祖廟前,也就是說在眾目睽睽下舉辦。當時參與該會的婦女,特別是發起人,能勇敢的站在臺前,表達自己的意見,真可稱得上膽大過人。

關於汐止女子風俗改良會的報導雖然不多,但與之相關的人物,如唐巧,卻在日治時期的《臺灣民報》上,為大家所注目。唐巧是該會的發起人之一,由於平日積極參與婦女運動,且可說得上是汐止當地的婦運健將,但在1928年(昭和3年)8月卻遽然投溪自縊。唐巧以自戕的方式結束生命,這個消息曝光後,引起街民的惋惜與關注,同時也使關切婦運的人士感到十分錯愕。大家好奇地探究唐巧自殺的原因,不過眾說紛紜,有說失戀所致,或說因為父母索求過多聘金導致她長久以來的理想破滅,但不論如何,總將箭頭指向家庭與婚姻帶給她的壓力。

從唐巧事件來看,反映出日治時期婦女運動推行的普遍情況,即絕大多數亟欲從傳統家庭位置,走向新興社會舞臺的女性心靈,在自我與社會交會的過程中,產生矛盾與衝擊。投身婦女運動的唐巧,在意識上已經覺醒,但在前進到實踐理想時,卻無法順利完成轉換,以致遭受衝撞與挫敗,使她在面臨最大的壓力來源──家庭時,顯得軟弱無力,又不甘於走回頭路,因此即有可能在萬念俱灰下,萌生輕生的念頭。

不管汐止女子風俗改良會的運作是否成功,值得注意的是,在新舊交替的過渡中,婦女運動要如何踏出的第一步,著實艱難,敢在荒涼之境踏出第一步者,無論是否跌撞不起,都有著不容輕忽的歷史意義。


相關出版品
  • 楊翠,《日據時期臺灣婦女解放運動──以《臺灣民報》為分析場域(1920-1932)》,臺北:時報文化,1993年。
  • 游鑑明,《日據時期臺灣的女子教育》,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1988年。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