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本主題分成5個子題:婦女團體、婦女團體相關刊物、女性/性別研究、婦運人士、婦運活動、成果與相關法令的通過。每一個子題依時間先後排列,讓讀者了解台灣女性如何從事被動員和自我動員的婦女工作與婦女運動,並比較日治時期、中日戰後以及解嚴後,台灣婦運在不同時期的發展特色,包括婦運組織是如何形成?工作的內容是甚麼?以何種方式宣傳婦運?婦運組織如何從街頭抗爭走向各種保護女性防治法的訂定?目前有哪些法令和成果?本主題還條列從日治時期迄今,重要婦運人士的事蹟,但如前述所言,對當前的婦運人士或婦女研究者不做太多著墨,盡量連結個人網站。除了婦運之外,也對當前女性/性別研究的機構、社團和出版品做介紹。為了讓讀者更明白婦運組織的工作性質,本研究將1974到2007年間,北、中、南、東四區的婦女團體,依次表列在附錄中,日後將連結至每一個團體組織的網站。

日治時期
臺南婦女青年會(1930-)

「一府二鹿三艋舺」常用來形容清季臺灣的發展情況,其中,一府代表臺南地區。臺南,不僅開發較早,文化氣息也十分濃厚,全臺首學的孔廟也就興建於此。當地婦女在耳濡目染之下,有著與眾不同的表現。知識青年成立青年會後,女青年自然也不遑多讓,開始籌畫女青年會。

1928年(昭和3年)底,林好、龔溫卿等知識婦女,先在臺南各地招募有志一同的婦女,之後召開發起人會議,為臺南婦女青年會的成立作準備。原本指日可待的臺南婦女青年會,於即將正式舉行創會之際,卻由於參與該會的女性,遭受到家人的反對與干涉,致使意志動搖,半途退卻;於是,臺南婦女青年會的成立大會,無疾而終。一直至1930年(昭和5年)8月,這群有志婦女再度捲土重來,不但會合協議重組事宜,並且號召更多的婦女加入行列。

臺南婦女青年會的活動,與當時各地的讀書會一樣,紀錄較為闕如。但參與臺南婦女青年會的婦女菁英,如龔溫卿卻常出現在臺灣的輿論界。龔溫卿是日治時期婦女運動的健將,十分活躍,對婦運充滿幹勁。1930年代的臺灣,由於殖民政府對社會運動的打壓,社會運動轉為風俗改良運動,其中宗教改良是當時的重要議題,龔溫卿對於宗教議題有著深層的思索。

1930年(昭和5年)3月,逢臺南市的開元寺,為紀念開寺研究會修業期滿,舉辦了演講會,龔溫卿登臺演講。在《臺灣民報》上,龔溫卿以文字發表婦女在反迷信運動中應扮演的角色,她認為婦女既為家庭教育的主角,又為社會的一份子,理應為反迷信盡一分心力;但一般家庭的普渡祭拜,卻往往由婦女主持,龔溫卿以同是女性角色,勸諫婦女應積極挺身反普渡。龔溫卿在日治時期婦女運動中,不僅幫忙發送傳單,積極參加演講會,並從事實際的風俗改良運動,使一般婦女瞭解普渡無益且有害,更進一步投身教育機構,以基礎教育改造迷信的風氣。

臺南婦女青年會的成立,是婦女努力抗爭的結果,她們為理想堅持的活動力讓人敬佩。臺南婦女青年會的言論,雖然不如彰化婦女共勵會、諸羅婦女共勵會激昂,但藉由龔溫卿的言論,可見婦女運動不僅僅是激情的表現,也可以在溫和的言論中,找到量力而行的穩健方法。


相關出版品
  • 楊翠,《日據時期臺灣婦女解放運動──以《臺灣民報》為分析場域(1920-1932)》,臺北:時報文化,1993年。
  • 游鑑明,《日據時期臺灣的女子教育》,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1988年。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