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本主題分成5個子題:婦女團體、婦女團體相關刊物、女性/性別研究、婦運人士、婦運活動、成果與相關法令的通過。每一個子題依時間先後排列,讓讀者了解台灣女性如何從事被動員和自我動員的婦女工作與婦女運動,並比較日治時期、中日戰後以及解嚴後,台灣婦運在不同時期的發展特色,包括婦運組織是如何形成?工作的內容是甚麼?以何種方式宣傳婦運?婦運組織如何從街頭抗爭走向各種保護女性防治法的訂定?目前有哪些法令和成果?本主題還條列從日治時期迄今,重要婦運人士的事蹟,但如前述所言,對當前的婦運人士或婦女研究者不做太多著墨,盡量連結個人網站。除了婦運之外,也對當前女性/性別研究的機構、社團和出版品做介紹。為了讓讀者更明白婦運組織的工作性質,本研究將1974到2007年間,北、中、南、東四區的婦女團體,依次表列在附錄中,日後將連結至每一個團體組織的網站。

日治時期
霧峰一新會(1932-)

在我們刻板印象中,黃花大閨女常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嬌羞溫婉,舉止端莊合宜。但難道女子的活動空間,就只能局限在狹小的牆圍之內?除了古書典籍、社會習俗與家規外,女性的思想意識無從接觸外面的新式思潮,其性靈就此定調,生命無所變化?

霧峰一新會(簡稱一新會)的成立,提供這些夫人、小姐們「拋頭露面」的機會,並且灌輸她們,婦女自我覺醒和增進婦女人格的新式思想。

一新會於1932年(昭和7年)3月19日,由林獻堂長子林攀龍設立,該會有300多名成員,其中女性成員約有65名,創下女性參與男性團體人數最多的紀錄。這些參與一新會的婦女們,並非只是露露面、聽聽演講而已。一新會的主要4名幹部中,張月珠、林曾珠如和吳帖均為女性,代表著這些名門望族的妻女也具有參與決策的能力。

雖然一新會多由當時領導階層的男性組成,但該會十分注重婦女問題,特別舉辦以婦女為主的座談講習會,如「婦女茶話會」、「婦女親睦會」以及以婦女問題為主的通俗文化演講會。在婦女茶話會、婦女親睦會中,婆婆媽媽、姊姊妹妹們能藉由類似今日下午茶的聚會,品茶話家常。除了分享生活點滴、情誼交流外,更能交換自我期許以及對於政治、社會的看法。

一新會舉辦的「星期日講座」,每回必有女性講員上臺講演。根據統計,自1932年(昭和7年)至1936年(昭和11年)講座舉辦期間,總計有58名女性登臺演講,可說是盛況空前。相較於僅限於家戶之內的空間,該會逐漸擴展婦女在公共空間的範圍,更重要的是能讓她們,勇敢地在大眾面前發表自己的意見。

「柔性存在」的一新會,不如彰化婦女共勵會等婦女自組的團體那般激昂,卻也為臺灣婦女運動留下深深的足跡。一新會對於婦女的意義,先是透過參與一新會的丈夫、父親,引領家中的妻女進入團體、一同成長;並透過該會舉辦的婦女座談講習會,在潛移默化中啟發「身」居閨中的婦女,不再墨守於家戶空間,可於公開場合,運用智識,分享意見。再者,透過一新會的成立,也促進婦女關心社會或政治問題,進一步轉化為婦女參與社會運動的動力。也因為這時期大量的婦女活動及婦女組織,鼓勵女性「走出家門」,讓社會上原先普遍對女性「拋頭露面」的負面印象,能逐漸改觀,進一步開闊女性的生活空間。


相關出版品
  • 楊翠,《日據時期臺灣婦女解放運動──以《臺灣民報》為分析場域(1920-1932)》,臺北:時報文化,1993年。
  • 游鑑明,《日據時期臺灣的女子教育》,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1988年。
  • 許雪姬,〈霧峰「一新會」的成立及其意義〉,收入《中臺灣鄉土文化學術研討會論文集》(臺中:臺中市文化局,2000年),頁9-16。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