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生活
日常生活
日常生活

本主題分成5個子題:食、衣、行動與空間、休閒活動以及社會參與。這個主題有部分和「婚姻與家庭」這個主題交織,主要呈現女性的各種日常生活。以食為例,傳統社會雖然也有食譜,但識字的女性不多,煮菜、做飯多是由年長的女性親屬教導,年輕女性則在旁學習,隨著讀書女性的增加以及職業婦女的出現,女性學會做菜,多半仰仗食譜,也有女性因此而成為美食專家。又如內衣的改變,從以前的束胸到現在強調曲線的魔術胸罩,透露出女人審美觀的改變。以空間與行動而言,過去女性受裹小腳的影響,活動的空間較為有限,但放足之後,女性活動的範圍越來越沒有性別差異,許多室內、外的空間規劃與設計,也開始考慮女性的需求,像是女廁的增加與公共哺乳室的出現。除了外出購物、表演、娛樂、聚會、旅行、訪友之外,也有女性投入社會運動或是參加各種社團組織,在在呈現女性在日常生活的巨大變化。由於這個主題與「婚姻與家庭」、「女子教育」、「婦女運動」這三個主題有重疊之處,將藉由網站功能,相互連結。

行動與空間

從看戲到看電影─臺灣女性的休閒
從看戲到看電影─臺灣女性的休閒

傳統社會婦女平常並沒有外出的機會,不過在特別的日子,可以出外走動,例如過年、元宵時到寺廟參拜;端午節到戶外觀賞龍舟;神佛聖誕時到寺廟觀賞戲劇演出等。一來可能是平常出外的機會並不多,二來傳統社會也沒有特別的娛樂,清領時期的臺灣婦女相當喜愛看戲,大老遠從鄰近村莊駕車前往觀賞,也不喊辛苦,尤其臺灣婦女平時相當節儉,不捨一文,但是往往卻很大手筆的贊助戲劇演出,這種風氣一直延續到清末。 

日治時期,臺灣傳統信仰並沒有受到壓抑,大小廟宇聳立在城鄉的大街小巷,各地方節令、祭典演戲仍然十分熱鬧,配合祭典舉行常會有戲曲演出。在傳統社會,戲劇一直是農村唯一的娛樂,每逢慶典時,臺灣民眾不論男女老少都會拿著長板凳前去觀賞,常常看到不覺夜深,當時日人甚至有「臺灣好演戲」的評語。 

隨著臺灣經濟的繁榮,都市開始發展,有了商業劇場的興起,如「浪花座」、「淡水館」、「臺北座」、「榮座」、「永樂座」等。這同時也是臺灣的戲劇,開始從外臺戲進入內臺戲的時代,這些商業劇場提供戲劇發展的機會,讓當時流行於臺灣的戲劇發展快速,尤其是歌仔戲。當時臺灣人不論男女,對歌仔戲相當投入,尤其是婦女觀眾更是瘋狂,常常前往戲院觀賞表演。日人對臺灣人這股全民歌仔戲「瘋」,卻很不以為然,日人認為臺灣人太過沈迷於歌仔戲,且覺得歌仔戲的內容淫穢,臺詞過於聳動,認為是傷風敗俗的表演。不過,即使如此,仍然不減臺灣人對歌仔戲的喜愛。 

日治之初,「活動寫真」(電影)仍然是相當希罕的東西,只在少數日本人中流行,到了1930年代後,隨著臺灣工商業的發展,與有聲電影時代的來臨,臺灣的電影院越來越豪華,讓許多男女趨之若鶩,觀賞電影成為臺灣男女新興的時尚。一開始,戲院主要是戲劇與電影交替演出,到後來電影逐漸取代戲劇表演,成為戲院唯一的表演形式。 

戰後,臺灣的電影工業並未平息,反而更加蓬勃發展。其中,讓女性觀眾最為瘋狂的,莫過於著名的瓊瑤「三廳式」電影。有學者認為,瓊瑤電影發展如此迅速,與時代背景密切相關。 

1966年,高雄前鎮加工出口區成立時,第一批戰後女性嬰兒潮開始投入工業生產,出現大量女性勞工,女性工餘閒暇時間與微薄經濟收入的自主支配,為愛情文藝電影提供了最根本的物質條件,當時正是瓊瑤作品掛帥的電影,最風行的時候。這些總有長髮飄逸的女大學生,與白馬王子談戀愛的電影,雖然不食人間煙火,卻也安慰了女性觀眾的心靈,提供了女性觀眾生活的樂趣,舒緩當時女性勞工沈悶的心情,讓婦女得以暫時離開家庭(或加工區)勞動。 


嚴格說來,瓊瑤愛情電影中的情節,多是固守父權社會傳統倫理道德的規範,強調女性犧牲的美德,但不可諱言,其中如夢似幻的情節,成為當時臺灣許多女性的感情慰藉。 


相關出版品
  • 卓意雯,《清代臺灣婦女的生活》,臺北:自立晚報出版部,1993年。
  • 邱坤良,《日治時期臺灣戲劇之研究(1895-1945)──舊劇與新劇》,臺北:自立晚報出版部,1992年。
  • 蕭蔓,〈窗外的風花雪月──瓊瑤〉,《天下雜誌》,期200(1998年1月), 頁281-282。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