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習俗與文化
信仰習俗與文化
信仰習俗與文化

「女性與台灣的民間信仰、習俗及文化」分成7個子題:女性的禁忌、女性與信仰、喪葬的習俗、女性的節日、名字的文化、社會風氣與社會救濟與其他,本研究以這個主題拉開序幕,是因為從這個主題中,可以看到走向近代以前,台灣女人的許多生活樣貌和禁忌,以及傳統女人是如何遵守傳統信仰和習俗?而這些習俗文化又如何擺佈台灣女人的命運?同時,也能讓讀者進一步比較,哪些傳統信仰或習俗,到現在仍深入女性生活?或者這些信仰或習俗出現哪些有趣的變化?以拜拜為例,傳統觀念認為女性的月經代表不潔,進廟禮拜神明可是大不敬,現在兩性觀念雖已日趨平等,但不少鄉村婦女還是抱持「寧可信其有」的心態,奉行不渝。本主題除了關心漢人文化之外,原住民、客家習俗與文化也羅列其中,以多元文化的觀念,豐富臺灣信仰與習俗的複雜面貌。

女性的禁忌
臺灣傳統社會的經血禁忌

勵馨基金會曾做過調查,臺灣不論男女,都以非常隱晦的態度來面對女人的月經,甚至連「月經」二個字都難以啟齒,於是就有了「大姨媽」、「好朋友」、「我那個來了」這樣曖昧的指涉。調查顯示,七成以上的男女對月經持有負面的印象,各種對於月經的污名,更是每個女性在少女時期的重大打擊。 

在傳統的觀念中,女性常被視為「不潔」的象徵,因為女性在生理期時會大量出血,大量的血常會讓人聯想到災厄或危險,所以在臺灣傳統習俗中,女性不能隨意觸碰宗教法器,生理期時也不能進出廟宇,以示尊敬神明。在傳統戲班的習俗中,嚴禁女性坐在放有頭盔的戲箱上,因為讓「不潔」之物坐在頭上,會使劇團遭到霉運。傀儡戲劇團尤其重視這個禁忌,因為傀儡戲通常是在驅邪、除煞等場合中演出,女姓的「不潔」會破除法力,必須特別避免。 

傳統漢人社會在女人生理期間,有許多限制女人行動範圍的文化禁忌,目的是為了防止其「污穢」污染了別人。於是,女人總是被要求在月經來潮時,要有合宜的行為,不能出入公共場域,要好好將經血隱藏起來。 

過去人們因為不了解經血從何而來,總認為流血是不祥的,無知、對性的忌諱、加上將女性經血視為骯髒、污穢,自然容易對月經產生恐懼、負面的感覺。這些禁忌,一方面展現對於女性價值的貶抑,一方面也限制了女性的行動與發展。 

從另一角度來看,從前生理產品較不發達,女性如果遇到生理期,只能用簡陋的月事布或是草紙應付,這些東西吸水性差,隨時會有經血測漏的尷尬,要在公眾場合保持清爽,實在是頗為困難。久而久之,女性自然養成了在生理期盡量不出入公共場所的習慣。 

現代社會科技發達,衛生棉的問世與各種機能不斷開發,成為女性的一大福音。現在,女性終於能揚棄經血加諸於身上的各種束縛,更自由、無負擔的參加各種公共活動,加以女性意識的抬頭,從前種種關於經血的禁忌,自然也更無足輕重。 

從現代醫學的觀點來看,經血是子宮內膜脫落的細胞,是體內乾淨的血液,並非不潔的排泄物;而月經除了扮演生育的角色之外,平時更是身體健康的指標,可以說是女性了解身體狀態的好幫手。因此,女性應該有正確的自我認知,只有建立正確的生理觀念,了解自己的身體,如此一來才能更有揮灑的空間。 


相關出版品
  • 翁玲玲,〈漢人社會婦女血餘論述初探──從不潔與禁忌談起〉,《近代中國婦女史研究 》,期7(1999年8月),頁107-147。
  • 畢恆達,《空間就是性別》,臺北:心靈工坊,2004年。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