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教育
女子教育
女子教育

「女子教育」分成6個子題:教育史、各式學校、教學與課程、體育活動、校園剪影與社會教育,並依時間先後,敘述從清代以前、日治時期、中日戰後到當前,台灣女子教育的各種變化。與前一個主題不同的是,接受教育後的女學生,她們的觀念、活動與生活,明顯的脫離傳統,甚至打破各種禁忌;不過,在近代女子教育推動的早期,許多課程仍要求女學生當個「賢妻良母」,特別是日本殖民政府統治時期的女子教育。隨著教育政策的改變和社會的變遷,女子教學的內容日趨多元,學校在訓育上的管理也逐漸自主化,從女學生的髮型或制服的變化,即見一斑。因此,透過這個主題,大致可以勾勒出台灣女子教育的發展史,並從中認識不同時期女學生的學習項目和訓育活動,曾經過何種變化?而女學生的生活空間又如何展開與擴大?由於後者,與本研究第5個主題「女性與日常生活」的子題「行動與空間」部分相關,因此,有關「女學生的戶外活動」的詞條,放在第5個主題中,以相互交錯。另外,在「社會教育」這個子題,可以看到學校教育之外,台灣女性如何繼續進修?或為女性打造另類的學習環境?

教育史
展翅高飛的臺灣女留學生(1920年代─)

在現代的臺灣社會中,出國留學的舉動是先進的代表,在政府或產業界任職的中堅女性,有許許多多留學歸國的女性,她們是社會的中堅分子中的一群。然而你知道臺灣的女留學生始於何時?她們在國外的生活又是如何? 

早在1920年代的日治時期,女子教育風氣漸開的同時,臺灣女性就有出國留學的事蹟。當時女留學生的人數,遠遠不及於男性,前者大約僅為後者的十分之一。女留學生大多前往日本、中國大陸及歐美等地,而以留日本為大宗。 

臺灣的第一位女留學生,是出身臺南新樓女校的吳笑,在教會及父親的鼓勵下赴日。到國外後,她們所選擇學習的科目,主要為醫藥、家政及音樂等專業技能。臺灣第一位女醫蔡阿信,正是1921年畢業於東京女子醫專。她們回到臺灣後,多願意貢獻所學,造福社會,部分人士還成為婦女運動的先驅。 

臺灣光復之初,由於社會上經濟環境較差,留學生多以領取本國或他國獎學金為支助,女性能出國留學者大大少於男性。不過,在臺灣推動全民教育的基礎上,人民開始有受教育義務的普遍認知,因此,自1980年代以降,出國留學的人數大幅增加,留學生的男女比也日益接近。根據官方公布2005年的公費留考錄取人數的性別,男女人數各為103人、124人,女性的比例甚至高於男性。 

近年來,女公費留學生留學的國家,自北美洲、亞洲,擴及歐洲,而以美國的人數為最多。在學科方面,根據官方的統計,在人文、法律、商業、工程及數理等方面,女性人數,皆不少於男性。她們同時也為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及角色提升而努力。1980年代,歸國的女留學生成為臺灣婦運重要推廣者,在各個領域中,都有她們努力的痕跡。她們也試著在,傳統以男性為主體的留學生社群中發出自己的聲音,例如北美地區的女留學生成立「臺灣查某社」,及《臺灣女留學生手記》一書的出版。 

自日治時代至今,臺灣女留學生人數的增加,及她們所學科目範圍的擴大,甚至與男留學生不相上下,這些都說明了,臺灣在女權運動及女性教育上的努力及成果。


相關出版品
  • 游鑑明,《日據時期臺灣的女子教育》,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1988年。
  • 林卉羚,〈女性流動經驗下身體與空間關係的轉化──以臺灣女留學生在北美公共空間中身體經驗之轉變為例〉,臺北:國立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年。
  • 臺灣查某編著,《臺灣女生留學手記:50位女留學生在美國的生活故事》,臺北:玉山社,2000年。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