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工作
女性工作
女性工作

「不同工作場域的女人」分成13個子題:文教界、醫護界、農漁牧業、服務業、交通運輸業、勞工業、法律業、軍警界、政府機關、工商界、體育界、宗教界與其他。在台灣出現職業婦女以前,就有不少女性投入各種工作場域,她們的勤奮形象,深受注意,從女礦工、採茶女、農家婦女到養蠶婦女,讀者可以看到台灣女人如何用她們的勞力,改變台灣和自己家庭的經濟?而哪一類的工作到現在仍可在鄉村看到?此外,女性接受教育之後,再加上,台灣工商業的發展和新興城市的產生,從事專業工作或在職場上工作的女性,較以前增加,哪些職業專屬女性?哪些職業則成為兩性競爭?本主題將盡量以數據呈現。至於為了保障職場女性的工作權益,由婦運人士訂立的「兩性工作平等法」,因與婦女運動有關,將放在第10個主題「婦女運動」的子題「婦運成果與相關法令通過」中。再者,本主題著重女性工作群體的概述,個別女性或傑出工作女性則在「女性人物特寫」這個主題介紹。

文教界
女性教育人員

「女性當老師最好了,工作單純又穩定」
「女生比較有耐心,很適合當老師啦」! 

相信正在看這篇文章的您,對這種論調一定也不陌生。「女教師」一向予人溫柔聰慧、能兼顧事業與家庭的職業形象,因此不僅在社會上受人尊重,甚至長期高居男性擇偶對象的首選。然而,若仔細思考專業女教師的發展歷程,女性從打破傳統,不受教育、足不出戶的習慣,到接受教育的專業訓練,與男性分庭抗禮,不過是近百年內的事。尤其,戰後短短十餘年間,女性迅速取代男性成為國中、小師資的主要來源,更清楚顯示女教師的出現與發展,是臺灣社會相當值得注意的現象。 

根據教育部統計,2006學年度,女性佔幼稚園、國小、國中、高中及大專院校等各級學校教師的比率分別為98.89%、68.15%、67.66%、59.23%、32.38%,也就是說,高中以下各級學校教師都以女性居多。究竟這種現象是如何產生的? 

眾所周知,日治時期臺灣才開始有大規模、具近代意義的女子教育。然而,基於性別、種族與社會風氣的多重壓抑,總督府始終不重視女教師的培養工作,不僅未曾設有女子師範學校,也不願發展女子高等教育,以致各級教師職業結構均以男性為主,臺籍女教師大多只能任教技藝科或國小低年級的課程。唯有幼教領域始終是女性的天下,但日治中期以前,係以日籍保姆為主,其後臺籍女性接受公學校及高等女學校教育者愈來愈多,才取而代之。 

戰後,以男性為主的師資培育體系有了顯著的轉變。政府先是開辦短期的師資訓練班,及臺北、新竹、臺中、臺南、屏東等師範學校,男女兼收,以應國民學校師資之急需。此外,另設有臺北、高雄女子師範學校專門培養女性初等教育師資。影響所及,初、中等教師的性別結構逐漸趨向女多於男,政府因此不得不在1970年代「勒令」女師專改制,以修正教師性別失衡的現象。 

除了新培育的師資外,不能忽略伴隨國民政府來臺的女性教師,以及日治時期即在杏壇付出的女教員們,也都參與了戰後臺灣教育的發展。就前者而言,例如擔任北一女校長的江學珠、臺北女子師範學校校長的任培道等,無論學識或人格均是一時之選。以後者而言,如接任臺北市立初級女子商科職業學校的陳招治,不僅持續獻身教育,亦擔任省婦女會理事,為保障婦女權益而奮鬥。 

然而,儘管如此,不可否認,迄今女性在教職場域的發揮,仍有其難以突破的瓶頸。舉例而言,即便國中、小師資係以女性為主體,但女校長卻僅佔20%;大專院校中,女性教師比例長期偏少也是不爭的事實。突顯了教育體制中,金字塔頂端的性別比例仍未達平衡,以及女教職人員相對於男性,必須面對兼顧家庭與事業的兩難處境。 


相關出版品
  • 游鑑明訪問、吳美慧等紀錄,《走過兩個時代的臺灣職業婦女訪問記錄》,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94年。
  • 林崎惠美,〈日治時期臺灣幼稚園之研究〉,臺北: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5年。
  • 游鑑明,〈日據時期公學校女教師的搖籃:臺北第三高等女學校〉,收入賴澤涵主編,《臺灣光復初期歷史》(臺北: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1993年),頁365-435。
  • 游鑑明,〈日據時期公學校的臺籍女教師〉,收入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編輯,《日據時期臺灣史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臺北: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系,1993年),頁559-633。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