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工作
女性工作
女性工作

「不同工作場域的女人」分成13個子題:文教界、醫護界、農漁牧業、服務業、交通運輸業、勞工業、法律業、軍警界、政府機關、工商界、體育界、宗教界與其他。在台灣出現職業婦女以前,就有不少女性投入各種工作場域,她們的勤奮形象,深受注意,從女礦工、採茶女、農家婦女到養蠶婦女,讀者可以看到台灣女人如何用她們的勞力,改變台灣和自己家庭的經濟?而哪一類的工作到現在仍可在鄉村看到?此外,女性接受教育之後,再加上,台灣工商業的發展和新興城市的產生,從事專業工作或在職場上工作的女性,較以前增加,哪些職業專屬女性?哪些職業則成為兩性競爭?本主題將盡量以數據呈現。至於為了保障職場女性的工作權益,由婦運人士訂立的「兩性工作平等法」,因與婦女運動有關,將放在第10個主題「婦女運動」的子題「婦運成果與相關法令通過」中。再者,本主題著重女性工作群體的概述,個別女性或傑出工作女性則在「女性人物特寫」這個主題介紹。

勞工業
女礦工

臺灣煤礦的開採歷史由來已久,於明代便有先民於基隆地區,進行小規模的開坑,然而真正有規模使用機器開採,則是始於光緒年間的官煤局。而後歷經日本領臺時期、國民政府來臺前期,都有著規模不小的開採量。直到1970年代後,因為廉價燃料油的興起之前,大量的礦工,都在煤場裡進行著辛勞而危險的開採工作。 

在煤場揮汗勞作的礦工裡,女礦工們自然是很顯眼的一群,也容易被以特殊眼光看待,甚至有隱隱然被排斥的傾向,這其中不免有許多緣故。在男性為主要工作群體的工作環境裡,總少不了一些光怪陸離的傳說與禁忌。而女性不得入礦坑工作,便是其中一樣忌諱,據說若是犯忌讓女人入了礦坑作業,那坑中便容易發生礦災。也有其他的說法是,因為煤坑中潮濕而悶熱,礦工們往往只著一件底褲工作,即便是女性礦工也應該配合這樣的穿著,而礦坑中的工作,以團隊合作為主,不可能讓女性礦工單獨作業,因而常有傳出男女礦工間不正當的行事,因而使女礦工入坑工作,產生許多非議。

由現下許多訪談記錄中,可以發現,大多數的女礦工負責在坑外推車、選煤、倒廢礦石等工作,而坑內的掘進、挖石、採炭、改修等工作,則幾乎都是由男性負責。雖然在日治後期,由於徵召大量成年男性為軍伕,使礦工數量不足,而有女礦工入坑工作的紀錄,然而畢竟不是常態。甚至在1964年之後,政府更明令禁止女性礦工入坑工作,這其中除了禁忌的緣故之外,與蔣宋美齡也有關係。因為蔣宋美齡於礦區訪視後,發現許多礦工家庭裡,往往都是夫妻雙方都在煤坑中工作,由於當時煤礦工災時有所聞,擔心萬一夫妻同時出事,那家庭便頓時失去所有依靠,是以建議政府,禁止女性礦工入坑。

然而依照煤礦公司的敘薪標準,由於坑內工作較為危險與繁重,所以其薪資較之坑外工作,高出兩、三倍。女礦工在被禁止入坑工作之後,便已失去獲得較高薪資的機會,再加上一樣的坑外推車、選煤、倒廢礦石等工作,她們的薪資卻只有男性礦工之一半。儘管有男性體力較強、工作成果較多的緣故在內,然而公司內部的制度,卻使女礦工在經濟上陷入弱勢地位。

除了在礦場中進行勞累的體力工作,以貼補家用之外,女礦工們還需要操持家務與照料家中老幼,較之一般職業婦女,她們承受的壓力更大。以礦工群體而言,女性礦工,不僅在工作選擇上受到限制,薪資相對於男性礦工更是微薄許多。不過由於被限制不得於坑內工作的緣故,一般礦工常患的職業病「塵肺症」,較少出現在女性礦工身上。與一般男性礦工相比,年輕時必須從事危險異常的工作,老來還帶來一身病痛的狀況下,女性礦工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相關出版品
  • 莊珮柔,〈日治時期礦業發展與地方社會──以瑞芳地區為例(1895-1945)〉,桃園: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2000年。
  • 賴克富等著,《臺灣的煤礦》,臺北:遠足文化,2006年。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