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創作
女性創作
女性創作

本主題把女性創作區分成女性作家與臺灣文學、藝術工作者──演出/創作、娛樂表演者與指導者──演出/創作、傳統技藝業與藝品、美食家與食譜等5個子題。在這個主題中,不僅介紹女性的作品、創意與演藝活動,同時也將引介個別人物。以文學為例,由於女作家的報導較其他類別的女性來得豐富,本主題也因此羅列了較多的詞條,基本上將女作家們分為日治時期、戰後第一個女作家的湧現期(1950到1970年)、戰後女作家第二個湧現期(1980年以降),文類上則選擇在小說、散文、詩等方面卓然有成的女作家;同時,在純文學之外,也兼及對大眾文學有所建樹的女作家。至於女作家的背景,除了外省籍與閩南籍的女作家之外,也盡量列入客家以及原住民的女作家。 

值得一提的是,自日治時期開始,臺灣男性作家即以書寫臺灣女性的悲慘遭遇,作為小說題材,因而衍生男作家為臺灣女性代言(speak for)的問題;但到了1930年代中期,臺灣文壇開始出現女作家,這個問題才稍微稍獲得改善,此後女性不斷在文壇上大放異彩。因此,本主題呈現了日治時期迄今,不同族群和不同時代女作家的創作過程及其作品。

文學創作
朱天文(1956-)

朱天文,1956年8月出生,籍貫是山東臨朐,淡江大學英文系畢業。朱天文自中山女中時期,即已開始寫作,小說與散文均擅長。曾任編輯,主編《三三集刊》、《三三雜誌》,同時也是「三三書坊」的發行人,也參與過電影劇本的寫作。曾獲聯合報小說獎、時報文學獎,1994年並以《荒人手記》獲選首屆時報文學百萬小說獎。 

朱天文出身於文學世家,又加上胡蘭成的教導,使得朱天文在早年就能融合張愛玲與胡蘭成的兩者之長,轉化為她落筆時的思緒,如《淡江記》的敏銳多感,結合家國難再的悲働。到了近期,朱天文越是跳脫出胡蘭成的影響,走進張愛玲式蒼涼老練的世界。王德威認為〈伊甸不在〉是朱天文風格改變的轉折,幾年前一意要向中華民族「私語」的作者,現在要告訴讀者們,「伊甸」不在。

1986年的〈炎夏之都〉,轉變得更為徹底,小說中的眷村子弟離開了竹籬笆的日子,面對的是又鬱憤又疲憊的外面世界。再到〈世紀末的華麗〉、〈柴師父〉、〈肉身菩薩〉,朱天文從原先對身體的耽溺與驚懼,漸次發展出屬於她所獨有的美學。從而到了獲獎的《荒人手記》,則是祭起她「文字的煉金術」,以繁複纏綿的意象修辭,偽百科全書式的世故口氣,築造了她的「色情烏托邦」,這是一個因空見色、因色見空的烏托邦國度。


相關出版品
  • 王德威,〈從〈狂人日記〉到《荒人手記》──論朱天文,兼及胡蘭成與張愛玲〉,收入朱天文《花憶前身》(臺北:麥田文化,1996年),頁7-23。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