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創作
女性創作
女性創作

本主題把女性創作區分成女性作家與臺灣文學、藝術工作者──演出/創作、娛樂表演者與指導者──演出/創作、傳統技藝業與藝品、美食家與食譜等5個子題。在這個主題中,不僅介紹女性的作品、創意與演藝活動,同時也將引介個別人物。以文學為例,由於女作家的報導較其他類別的女性來得豐富,本主題也因此羅列了較多的詞條,基本上將女作家們分為日治時期、戰後第一個女作家的湧現期(1950到1970年)、戰後女作家第二個湧現期(1980年以降),文類上則選擇在小說、散文、詩等方面卓然有成的女作家;同時,在純文學之外,也兼及對大眾文學有所建樹的女作家。至於女作家的背景,除了外省籍與閩南籍的女作家之外,也盡量列入客家以及原住民的女作家。 

值得一提的是,自日治時期開始,臺灣男性作家即以書寫臺灣女性的悲慘遭遇,作為小說題材,因而衍生男作家為臺灣女性代言(speak for)的問題;但到了1930年代中期,臺灣文壇開始出現女作家,這個問題才稍微稍獲得改善,此後女性不斷在文壇上大放異彩。因此,本主題呈現了日治時期迄今,不同族群和不同時代女作家的創作過程及其作品。

文學創作
泰雅山野的天籟笛韻─里慕伊˙阿紀(1962-)

1995年,舉辦的第一屆山海文學獎,里慕伊‧阿紀的〈山野笛聲〉以壓倒性的姿態拔得散文組的頭籌。〈山野笛聲〉是描述山上的原住民小女孩,在父親車禍過世後,母親出外討生活的壓力下,被迫選擇留在部落與祖父相依為命,沒有受過五線譜訓練的小女孩,翻開音樂課本,無須按照曲譜,即能吹奏出極為自然柔美的笛聲,卻被眼尖的平地孩子「識破」,她是不按曲子「胡亂吹奏」。此文將原住民如何被迫在漢人訂定的遊戲規則下生存,逐漸喪失原始民族生命力的現實面,表露無遺。 

來自新竹尖石鄉泰雅族的里慕伊‧阿紀(漢名曾修媚),她的創作生涯可以追溯到國中階段,在那個平地人理所當然地認為「山地」孩子功課都很差的年代,她已經在國中班刊或高中校刊上,開始寫作有關紋面的外婆與傳統泰雅族的故事,展露原住民獨特的自信與風采,硬是讓平地同學望塵莫及。

屢獲兩屆原住民文學獎,里慕伊在眾人注目與關愛下,成為原住民的新興女作家,詩人威朗‧馬拉賞(瞿海良)讚賞她,雖然不是旗手型的作家,但在生命的最深層,卻有著一份女性獨有的敏感與堅韌,細緻婉約,看事寫情自有一份清新,是男性絕對寫不出來的。渾然天成的文筆,宛如曠野傳來的天籟笛聲,讓人回味無窮。

其實,里慕伊同時還是一位專業的蒙特梭利學前教育人,當過幼稚園的園長,孩子在她的筆下,個個都是天真無邪、趣味十足的赤子。關於寫文章與兒童教育,里慕伊是這麼說的:「寫作,只是我浪漫的外遇罷了!我是有原配的,那就是─學前教育;然而,當我在整理的過程中,發現到自己似乎越來越愛這個浪漫的外遇;人,可不可以有兩個最愛呢?」這就是里慕伊‧阿紀,永遠以最真誠的心,來觀照這個有情的大千世界。


相關出版品
  • 里慕伊‧阿紀,《山野笛聲》,臺中:晨星發行,2001年。
  • 阿眉,〈赤子心悠遊文字:泰雅族新興女作家里慕伊‧阿紀〉,《臺灣原住民月刊》期10 (2000年9月),頁14-16。
  • 孫大川主編,《臺灣原住民族漢語文學選集‧散文卷》,臺北:INK印刻出版,2003年。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