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
人物特寫

本主題分成11個子題:醫藥類、傳播媒體類、學術研究者、宗教類、政治類、企業類、體育類、慈善類、法律類、文教類、軍警類。在這個主題中,依據每一位女性的出生別,介紹台灣有史以降,著名女性的行誼與特色,讓讀者可以看到不同世代、不同族群的台灣女性,在各個領域的不同表現。至於與婦女運動有關的女性,歸在「婦女運動」的子題「婦運人士」中,此處不另列子題。女性民意代表由於人數眾多,暫時以附錄方式呈現,分成歷屆立法委員、國大代表、省議員、縣市議員、縣市長,以後將採連結網站方式,並在「不同工作場域的女人」中增列「女性民意代表」。必須說明的是,許多現代女性活動的場域,不是一個,而且在各個場域,都有不錯的表現,在分類上,我們選擇她們目前最受重視的工作,例如高金素梅,原是影歌雙棲的表演工作者,而現在是立法委員,因此,我們把她放在政治類。

醫藥類

臺灣安寧療護之母─趙可式(1948-)
臺灣安寧療護之母─趙可式(1948-)

那是一位罹患乳癌、快80歲的老太太,我和另一位護士一起幫她洗澡、洗頭與吹髮。老太太沒有幾根頭髮,卻說要上捲子,護士說:「好。」老太太還要求往內翹、往外翹、要瀏海,我們就照她說的方式,拿出捲子幫她捲好。 

 等老太太身體擦乾後,護士又打開櫃子、拿出一盤各式各樣的香水,「昨天我用這種,今天我要用這個,不錯」老太太自己噴香水,十分滿意。

 換好衣服,護士問她:「滿意嗎?」她拿著鏡子邊看邊說:「很滿意,可是我的腳太醜了。」這下可真考倒我,沒想到那位二十多歲的年輕小護士,馬上端出一盤各式各樣的指甲油出來,老太太選了一個銀紅色指甲油,我幫她擦上。擦好以後,她好高興、好得意:「I am a lovely old lady(我是個可愛的老太太)!」 

那時是午餐時間,她說:「好舒服,我想睡覺,午餐先留著。」然後,又跟我說了一聲:「再見。」等我服務其他病人用餐回來,她已經在睡夢中過世了。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死亡也可以這麼美。 

  這是1989年,趙可式在英國見識到的「安寧緩和醫療」。深受感動的她,為了讓臺灣的臨終病人,也可以在備受呵護的環境下,走完人生最後一程,趙可式奮鬥了十年。2000年,立法院三讀通過「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臨終病人可以依照個人意願選擇緩和性醫療。趙可式在法案通過的感恩茶會中,鬆了一口氣說:「病人終於可以不要受苦,病人終於可以有『善終』的可能,病人終於可以有自主權!」

死亡,向來是中國人禁忌的話題,為何趙可式無懼於這個「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議題,執意推動立法,為臨終病人爭取「安寧療護」?因為「不求長生不老,但求平安舒適」是末期患者的心願,曾經擔任過護士的趙可式十分清楚。

早在就讀臺大護理系時,擔任實習護士的趙可式,就曾為了「是否告知絕症病人實情」一事,與主治醫師發生口角。1981至1983年,在榮總重症病房服務的趙可式,看著病人接二連三因受不了病痛折磨自殺;醫護人員做急救,只是為了家屬看了安心,卻讓病人在臨終前痛苦萬分,她覺得很挫折。比起醫生,身為一位護士必須終日服侍病人在側,看著病人痛苦卻幫不上忙,她認為醫療的本質不該是這樣。

靠著自修,趙可式在文獻上接觸到「hospice(安寧緩和醫療)」,她知道這將會是她一生要做的事。為了接受完整的「安寧緩和醫療」訓練,1987年,趙可式決定出國進修。她到美國取得安寧緩和醫療博士學位後,又到英國學習。1993年回臺後,在一群志同道合的醫師、護士與社工人員幫助下,趙可式逐漸建立出臺灣安寧緩和醫療系統。

當年那位「敢跟大醫生頂嘴」的小護士,走上專門照顧末期病患的「安寧緩和醫療」,護士出身的趙可式將「護理」專長發揮到極致。如今趙可式更教導醫生、護理人員,要學習醫「生」也要懂得醫「死」,因為即使醫學日新月異,死亡仍然無法避免。趙可式的成就為臺灣醫療人員「生死教育」的里程碑,更進一程。


相關出版品
  • 趙可式,《醫師與生死》,臺北:寶瓶文化,2007年。
  • 李淑娟,〈趙可式/張開安寧療護大傘/庇盡臨終病患平安〉,《聯合報》,「國家醫療奉獻獎系列」,2004年4月30日。
  • 韋麗文,〈醫師真比常人更能面對生死嗎?〉,《聯合晚報》,2007年8月2日。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