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本主題分成5個子題:婦女團體、婦女團體相關刊物、女性/性別研究、婦運人士、婦運活動、成果與相關法令的通過。每一個子題依時間先後排列,讓讀者了解台灣女性如何從事被動員和自我動員的婦女工作與婦女運動,並比較日治時期、中日戰後以及解嚴後,台灣婦運在不同時期的發展特色,包括婦運組織是如何形成?工作的內容是甚麼?以何種方式宣傳婦運?婦運組織如何從街頭抗爭走向各種保護女性防治法的訂定?目前有哪些法令和成果?本主題還條列從日治時期迄今,重要婦運人士的事蹟,但如前述所言,對當前的婦運人士或婦女研究者不做太多著墨,盡量連結個人網站。除了婦運之外,也對當前女性/性別研究的機構、社團和出版品做介紹。為了讓讀者更明白婦運組織的工作性質,本研究將1974到2007年間,北、中、南、東四區的婦女團體,依次表列在附錄中,日後將連結至每一個團體組織的網站。

解嚴後

引領婦運風潮的先聲─婦女新知基金會(1982-)
引領婦運風潮的先聲─婦女新知基金會(1982-)

1949年國民黨政府遷臺,……帶來世界與中國的第一波婦運成果予臺灣婦女,……最明顯的表現,便是中華民國憲法第七條,規定凡中華民國國民不分種族、階級、宗教、男女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使得1970年代起,臺灣男人在反對蔣介石專制政權時,感覺到臺灣女權夠高了。」【李元貞】


是不是臺灣女人有了「憲法第七條」這份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理當感激涕零,不應該再搞什麼婦女運動?女、男若真平等,婦運人士又何苦「喚醒」(Awakening)女性自覺?

1982年,李元貞、曹愛蘭、鄭至慧、劉毓秀、尤美女等一群女性,以敏銳的觸角,察覺到父權社會背後隱藏的性別不平等,繼呂秀蓮「新女性主義」道路,創立「婦女新知雜誌社」,發行《婦女新知》月刊(英文刊名為Awakening),在黨外活動慘澹的戒嚴時期,以合法的雜誌社包裝,暗渡婦女運動。新知雜誌社草創的前五年,影響有限,民眾一聽到「男女平等」,做丈夫的總以為妻子要向他爭權,而女人則是害怕被冠上「恰北北」的大女人形象。

新知在當時雖然提出性騷擾、女工、娼妓等議題,卻被批評為「中產階級婦女所發的牢騷」。1980年代的新知,可以說是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追求穩定發展,如定期出版刊物、穩固內部組織、吸收新成員、支持並聯合其他婦女團體。(例如晚晴協會、主婦聯盟、臺大婦女研究室)

1987年1月10日,新知聯合彩虹專案、臺灣人權協會、原住民等團體,發起「抗議販賣人口──關懷雛妓」華西街大遊行,首度將婦運推上街頭。同年7月15日,政府宣布解嚴,新知即刻在11月改組為「婦女新知基金會」,大張旗鼓推行婦運,首要爭取的便是平等的兩性工作權與民法親屬篇的修正。1988年1月10日,由新知、彩虹、婦援主導的婦女團體,舉辦了一場轟動全臺灣的「1988年救援雛妓大遊行」,戲劇性地扭轉傳媒對婦運以往負面報導,也打響了新知的名號。

走過萌芽期與轉變後的新知,在1990年代繼續與其他婦女團體攜手合作,為女性爭取權益不遺餘力,成果非凡:像是推動民法親屬篇修正,在1996年,立法院通過母親在離婚時,與父親平等享有孩子的監護權;督促政府重視婦女人身安全,1997年通過性侵害防制法;1997年推動教育部成立「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1998年通過「家庭暴力防制法」,讓丈夫毆打太太的惡行,不再被當做是旁人無可插手的家務事。

對婦運貢獻卓著的新知,卻在1997年因為公娼事件鬧家變,暴露出婦運人士間,分歧而無法一統的女性主義立場與策略。留在新知的大老,為婦運開闢另一條「體制內改革」路線,然而選擇進入體制,是不是就能使政府大刀闊斧推動婦運?還是會因為妥協,而失去往昔在邊緣的戰鬥力?新知的未來,既令人矚目又期待。


相關出版品
  • 李元貞,〈臺灣婦運──百草千花的躍動〉,《國史館館刊》,期34(2003年6月),頁3-15。
  • 王雅各,《臺灣婦女解放運動史》,臺北:巨流出版,1999年。
  • 游鑑明,〈臺灣地區的婦運〉,收入鮑家麟等著,《近代中國婦女運動史》(臺北:近代中國出版社,2000年),頁403-554。
  • 王秀雲,〈評介王雅各:《臺灣婦女解放運動史》〉,《女學學誌:婦女與性別研究》,期18(2004年12月),頁197-208。
  • 林芳玫,〈當代臺灣婦運的認同政治:以公娼存廢爭議為例〉,《中外文學》,卷27期1 (1998年6月),頁56-87。
  • 范雲,〈評介王雅各:《臺灣婦女解放運動史》〉,《女學學誌:婦女與性別研究》期18(2004年12月),頁209-214。
  • 范碧玲採訪整理,〈李元貞談現存的性別體系、臺灣的婦女運動、「婦女新知」的推行〉,《中國論壇》,卷29期11 (1990年3月),頁49-57。
  • 鄭美里,〈陋巷曙光──《婦女新知》博愛路辦公室舊址〉,收入范情等著,《女人屐痕:臺灣女性文化地標》(臺北:女書店,2006年),頁172-183。
  • 顧燕翎,〈女性主義與官僚體制──重讀《女性主義與官僚體制之難以兩立》〉,《婦研縱橫》,期74(2005年4月),頁80-86。
  • 顧燕翎,〈臺灣婦運組織中性慾政治之轉變──受害客體抑或情慾主體〉,《思與言》,卷35期1(1997年3月),頁87-118。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