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本主題分成5個子題:婦女團體、婦女團體相關刊物、女性/性別研究、婦運人士、婦運活動、成果與相關法令的通過。每一個子題依時間先後排列,讓讀者了解台灣女性如何從事被動員和自我動員的婦女工作與婦女運動,並比較日治時期、中日戰後以及解嚴後,台灣婦運在不同時期的發展特色,包括婦運組織是如何形成?工作的內容是甚麼?以何種方式宣傳婦運?婦運組織如何從街頭抗爭走向各種保護女性防治法的訂定?目前有哪些法令和成果?本主題還條列從日治時期迄今,重要婦運人士的事蹟,但如前述所言,對當前的婦運人士或婦女研究者不做太多著墨,盡量連結個人網站。除了婦運之外,也對當前女性/性別研究的機構、社團和出版品做介紹。為了讓讀者更明白婦運組織的工作性質,本研究將1974到2007年間,北、中、南、東四區的婦女團體,依次表列在附錄中,日後將連結至每一個團體組織的網站。

戰後-解嚴
以問政發達女權─林蔡素女(1903-1993)

擁有幸福家庭的女性,就會甘於讓女權沈睡?那倒未必。擁有另一半支持的女人,能證明自覺後的女性對社會可以有多大的貢獻。林蔡素女正是最好的例子。

林蔡素女1903年(明治36年)生,雲林縣北港人。蔡家在地方上是有名的漢學家,祖父在日治時期曾擔任北港朝天宮管理人以及北港區區長。父親蔡幼廷是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首屆畢業生,畢業後在北港公學校教書,不久改行經理生意,設立北港大正製酒會社,後又改名慶昌商行。母親張金蓮則出身斗南地區頗有名望的家族,但觀念較為保守,曾想讓林蔡素女和姊姊蔡亦好一起穿裹腳用的小鞋。不過,在父親一再強調男女平等的觀念,反對纏足下而作罷,還給林蔡素女和姊姊蔡亦好一雙天足。

林蔡素女的學業成績十分優秀,以姊姊為模範,北港公學校畢業後,先後考進臺北第三高等女校,以第一名優異表現畢業。曾想要在畢業後,繼續到日本深造的她,卻因為弟弟蔡壽郎報考臺南第一高等學校落榜,被父親要求返回北港公學校教書,並督導弟弟唸書而無法實現留日夢想。教書不久,1923年(大正12年),經蔡培火的介紹,林蔡素女與彰化人林麗明結婚。

由於林麗明曾參與文化協會活動,回到北港開設醫院,將臺灣民眾黨北港支部設在醫院,因此婚後曾遭遇被日警居留的危機。林蔡素女四處奔忙找辯護士(日治時期的律師),並妥協以後將低調活動後,才化險為夷。此後,他們對於社會運動,便多採取幕後金援的工作,儘量不再直接參與活動。

婚後生活忙碌的林蔡素女,在家中另外成立「家庭副業無料講習班」,免費教導地方婦女編織毛衣及孩童衣帽等。為了提供孩子更好的學習環境,林蔡素女因而加入愛國婦人會,以方便孩子順利進入日本人念的小學校,目的是希望他們受日本人輕視。入會期間,不需繳交會費,也沒有特別編派活動,大多是舉辦慶祝活動、勞軍、慈善會等,但或許這是因為北港地方小,活動相對也少的關係。

二次大戰結束後,臺灣省婦女會尚未成立時,林蔡素女已經加入由謝娥在地方上號召的婦女會。此時的婦女會,目的在爭取男女平等,教導婦女做賢妻良母,爭取婦女人格的提升。1950年,林蔡素女獲選為臺南縣婦女會理事長。由於理事長一定要參加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當時由縣長夫人擔任婦聯會主任,她則任總幹事,會務主要是勞軍、慰問傷患。同時,她在先生的支持下首次參政,隔年當選就任雲林縣議員,開啟了她的從政之路。期間,她以議員身分協助婦女工作,爭取成立雲林婦女福利中心。1957年,當選省議員後,她便一直擔任省議員,為民服務,期間長達15年。

在問政內容上,多以地方建設和婦女問題為主。1966年,她接掌省婦女會理事長,除了為省婦女會打下基礎外,還舉辦婦女技藝講習班。這樣的政治生涯與社會活動帶來的忙碌生活,使得兒女們不希望林蔡素女擔任公職,甚至希望她落選。只有一直在家鄉行醫的夫婿林麗明,始終在精神、金錢上支持她在婚後的事業。1980年以後,她自監察委員退休,和先生舉家搬到臺北,偶爾出國旅行,後於1993年辭世。

林蔡素女對於婦女議題有著極為獨到的看法,認為不一定要參加運動才能爭取女權,而是必須藉由婦女問政,擁有參政權,對法律熟悉、有心促進修改,才能真正改善女權低落的現況。綜觀林蔡素女的一生,似乎實踐了這樣的一個理念,或者也可說是這樣的體悟,是她身體力行所得出的心得。


相關出版品
  • 游鑑明訪問,吳美慧記錄,〈林蔡素女女士訪問紀錄〉,游鑑明訪問、吳美慧等記錄,《走過兩個時代的臺灣職業婦女訪問記錄》(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94年),頁121-174。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