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本主題分成5個子題:婦女團體、婦女團體相關刊物、女性/性別研究、婦運人士、婦運活動、成果與相關法令的通過。每一個子題依時間先後排列,讓讀者了解台灣女性如何從事被動員和自我動員的婦女工作與婦女運動,並比較日治時期、中日戰後以及解嚴後,台灣婦運在不同時期的發展特色,包括婦運組織是如何形成?工作的內容是甚麼?以何種方式宣傳婦運?婦運組織如何從街頭抗爭走向各種保護女性防治法的訂定?目前有哪些法令和成果?本主題還條列從日治時期迄今,重要婦運人士的事蹟,但如前述所言,對當前的婦運人士或婦女研究者不做太多著墨,盡量連結個人網站。除了婦運之外,也對當前女性/性別研究的機構、社團和出版品做介紹。為了讓讀者更明白婦運組織的工作性質,本研究將1974到2007年間,北、中、南、東四區的婦女團體,依次表列在附錄中,日後將連結至每一個團體組織的網站。

戰後-解嚴
臺灣政壇第一位女將─謝娥(1918-1995)

一定得穿著裙子,梳妝打扮,展露幽雅文靜的氣質才是女人?謝娥,這位臺灣政壇第一女將,常穿著帥氣褲裝,留著俐落短髮,俠義心腸現身政治社會,展現另一種新女性形象。

1918年(大正7年)謝娥出身於艋舺(今萬華),從小用功讀書,畢業於臺北第三高女後,便前往日本東京女子醫學校繼續深造。她與眾不同的氣質,在求學期間逐漸展露。就讀於老松公學校期間,看見男生欺負女同學時,憤而站在桌上與男生理論。這般見義勇為與不服輸的個性,自幼表露無遺。

就讀東京女子醫學校時,不同於女生害怕血腥而逃避,反倒選擇外科;期許自己能為負傷的戰士服務,後來果真成為臺灣第一位外科女醫師。1942年,學成歸臺,進入臺北帝大醫學院(今臺大醫學院)第一外科服務。在手術房協助開刀時,玻璃門外常有崇拜且好奇的人,想一睹她的風采。

謝娥對於臺灣社會一向十分關注,在日本求學期間常與同學討論臺灣政治社會現象;回臺行醫後,更意識到殖民政權中不平等的壓迫。於是她與友人密商抗日事宜,1944年(昭和19年)在牆上塗寫反日文字,遭人檢舉入獄。即使在獄中遭鞭打用刑,仍然無法使其妥協,直至戰後才被釋放。如此挺身而出的膽識,不亞於當時的知識男性。

戰後,謝娥開設康樂醫院,由於她的高知名度,該醫院時常賓客雲集。樓下是醫院,樓上則成為當時政商名流聚集的場所,青年學生和婦女運動工作者更常來此聚會。由於婦女們大力支持,如鄭玉麗、林蔡素女等,謝娥積極投身於婦女運動中。首先成立臺北市婦女會,後籌備戰後第一個全省性的婦女團體──臺灣省婦女會。臺灣婦女運動由於謝娥積極推動,進入另一個新階段,而她也堪稱臺灣婦運的推手。

在臺灣的政壇上,謝娥更開創了臺灣女性參政的先例。省婦女會成立後,由中央提名為臺北市議員;又經省參議會選為臺灣地區的制憲國代,拉開了其政治生涯的序幕。政治舞臺上的謝娥,並非一帆風順。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她為了和平理念,四處奔走協調。本想藉由廣播平息民怨,卻因為錯誤的資訊,反而引起群眾的不滿,包圍康樂醫院,砸毀大門,焚燬醫療器材與家具。即使如此,仍然無法遮掩她的光芒。她於1947年底參選立法委員,開票的結果獲得全省第三高票(約14萬),當選全臺首位的女立法委員,無疑是當時臺灣最璀璨的女性政治明星。

這位政治女將後由於對國共戰爭的失望,於1949年決定放棄一切,到美國攻讀哥倫比亞大學公共衛生博士學位。旅美期間,在醫療學界表現傑出。即便如此,謝娥仍心繫臺灣。於1991年,返回她闊別40年、深愛的故鄉,並於1995年在這曾經散發她的熱情的地方,悄悄地為她傳奇的人生落下最後一幕。


相關出版品
  • 林滿秋,〈戰後臺灣婦女運動的推動者──謝娥〉,《臺灣心女人》(臺北:遠流出版社,2000年),頁100-107。
  • 莊惠惇,〈臺灣政壇第一位女將:謝娥〉,收入高麗鳳總編輯,《臺北人物誌(第一冊)》(臺北:臺北市政府新聞處,2000年),頁90-95。
  • 應大偉,〈跨足學政兩界的臺灣奇女子──謝娥〉,《臺灣女人:半世紀的影像與回憶》(臺北:田野影像出版社,1996年),頁12-29。
  • 應毛林,〈謝娥〉,收入醫望雜誌編,《福爾摩沙的聽診器:二十六位臺灣醫界人物的故事》(臺北:新新聞文化,2001年),頁166-174。
  • 謝聰敏訪問,〈謝娥女士談二二八〉,收入陳芳明編,《臺灣戰後史資料選──二二八事件專輯》(臺北:自立晚報文化,1991年),頁381-400。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