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本主題分成5個子題:婦女團體、婦女團體相關刊物、女性/性別研究、婦運人士、婦運活動、成果與相關法令的通過。每一個子題依時間先後排列,讓讀者了解台灣女性如何從事被動員和自我動員的婦女工作與婦女運動,並比較日治時期、中日戰後以及解嚴後,台灣婦運在不同時期的發展特色,包括婦運組織是如何形成?工作的內容是甚麼?以何種方式宣傳婦運?婦運組織如何從街頭抗爭走向各種保護女性防治法的訂定?目前有哪些法令和成果?本主題還條列從日治時期迄今,重要婦運人士的事蹟,但如前述所言,對當前的婦運人士或婦女研究者不做太多著墨,盡量連結個人網站。除了婦運之外,也對當前女性/性別研究的機構、社團和出版品做介紹。為了讓讀者更明白婦運組織的工作性質,本研究將1974到2007年間,北、中、南、東四區的婦女團體,依次表列在附錄中,日後將連結至每一個團體組織的網站。

成果與相關法令
522女人連線反性騷擾大遊行(1994年5月22日)

你可曾聽過臺灣本土小紅帽對抗大野狼的故事?

1990年春天,清華大學一名女助教在餐廳廁所,遭不明男子襲擊強暴未遂,同年4月出現圖書館襲胸之狼,趁機對女同學上下其手,清大女研社因此發起「小紅帽運動」抗議。5月,高雄美德船務代理公司徐姓經理,以言語和行動騷擾會計羅玉娥,羅玉娥勇敢提出告訴,成為國內第一起性騷擾官司。

1991年9月,華航女空服員集體抗議航醫中心主任,趁檢查方便進行性騷擾。1992年6月,蘭嶼國中校長,半夜潛入女生宿舍,對女學生上下其手,後遭免職。1993年2月,臺北市調查員王任謙,協助同事方敦泄,強暴電玩商人的女秘書得逞後,卻順利潛逃國外。1994年3月16號晚上,一名師大國文系女學生,穿著黃色雨衣,在學校圍牆上噴漆,學校發現後,立即派老師前往處理,3月19號《中國時報》獨家披露這位女學生噴漆行為的背後,隱藏著一樁不為人知的教授性侵學生的醜聞。緊接著4月3日《中央日報》又爆出中正大學歷史系教授性騷擾女學生事件。

1990年代開始,層出不窮的性騷擾案,暴露的是社會長期以來對女人性騷擾的漠視與默認,是可忍,孰不可忍!所有憤怒的集結在1994年5月22日這一天,這次,小紅帽不再單打獨鬥,而是近千個小紅帽聯袂出擊。婦女新知、女學會,與各大專院校的女研社,聯合其他支持團體,發動一場女人連線反性騷擾的大遊行,邀請各界姊妹和尊重女性的男人,一同穿著紅衣,加入這場抗爭。

遊行當天下午,先由「小紅帽自衛隊」在臺大校門口誓師,要求「還我安全、還我自由」;接著行經師大,聲援被教授性侵的女學生,呼籲師大同學齊步加入討伐;再到六年前慘遭被臺北之狼毒手的女性陳屍地點,七號公園前,發聲悼念,「啊—啊—」,女人們持續三分鐘的集體瘋狂吶喊,一口氣宣洩出積壓已久的情緒;接下來在教育部前演出諷刺行動劇,要求部長郭為藩,為他處理校園性騷擾案的錯舉,下臺負責;最後齊聚在立法院前,升起「怒」字旗,追討女性身體自主權,要求將強暴改為公訴罪。

這次的遊行提出八大訴求,包括:一,出事校方應切實懲處失職人員;二,教育部長郭為藩言語失當,應下臺以示負責;三,制訂性騷擾防治處理法、並在校務會議下設立兩性平等專責機構;四,廢除軍護系統,輔導體系專業化;五,廣開兩性平等課程;六,建立由女學生參與規劃的校園安全系統;七,將強暴改為公訴罪;八,儘速通過男女工作平等法。

這些訴求,在婦女團體督促下,日後一一實現,性騷擾的惡習,終於得到社會的正視,瞭解到當女人說「不」時,就是「不」。儘管當時媒體一度放大遊行中的口號──「我要性高潮,不要性騷擾」,但大家知道媒體總有,話只聽一半的毛病,事實上口號的後兩句「你再性騷擾,我就動剪刀」,展現女性奪回身體自主權的決心。


相關出版品
  • 《婦女新知》,「女人連線,反性騷擾」專刊,期145(1994年6月)。
  • 中正大學歷史所性騷擾事件調查小組編,《中正大學歷史所性騷擾事件調查報告》,嘉義:中正大學歷史所性騷擾事件調查小組,1994年。
  • 林芳玫,〈師大強暴「疑」案報紙報導之分析:誰是加害者?誰是受害者?〉,《新聞學研究》,期51(1995年7月),頁33-55。
  • 清大小紅帽工作群,《校園反性騷擾行動手冊》,臺北:張老師文化,1998年。
  • 陳俊志導演,美麗少年工作室製作,【玫瑰的戰爭】(2002年)。(臺灣本土首部反性騷擾紀錄片)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