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婦女運動

本主題分成5個子題:婦女團體、婦女團體相關刊物、女性/性別研究、婦運人士、婦運活動、成果與相關法令的通過。每一個子題依時間先後排列,讓讀者了解台灣女性如何從事被動員和自我動員的婦女工作與婦女運動,並比較日治時期、中日戰後以及解嚴後,台灣婦運在不同時期的發展特色,包括婦運組織是如何形成?工作的內容是甚麼?以何種方式宣傳婦運?婦運組織如何從街頭抗爭走向各種保護女性防治法的訂定?目前有哪些法令和成果?本主題還條列從日治時期迄今,重要婦運人士的事蹟,但如前述所言,對當前的婦運人士或婦女研究者不做太多著墨,盡量連結個人網站。除了婦運之外,也對當前女性/性別研究的機構、社團和出版品做介紹。為了讓讀者更明白婦運組織的工作性質,本研究將1974到2007年間,北、中、南、東四區的婦女團體,依次表列在附錄中,日後將連結至每一個團體組織的網站。

成果與相關法令
誓死捍衛生存權─臺北市廢除公娼事件(1997.09-1999.03)

沈小姐你也是辛苦出身的,平平是女人,妳也替我們女人想一想今天妳有那個學歷,妳們家有錢栽培妳念到律師,我阿爸是做礦工的,因為我們沒有唸書,今天我們會走到這條路,不是大家不愛,我們是不得已的,如果我們阿爸有留遺產或像妳學歷這麼高,我們也希望像妳一樣坐在冷氣房裡。我希望妳們支持我們,因為我們再過兩天就可以說是沒飯吃了,要去死了,真的,為了家庭的環境,我們真的要去死了」


1997年9月3日,公娼代表官姐(官秀琴),在婦女新知舉辦的「公娼存廢座談會」上,激動地向婦援會的沈美真律師訴說,要她睜大眼睛看看,與她處境判若雲泥的姊妹,是如何在夾縫中求生存。

1997年7月30日,臺北市議會在沒有任何配套措施下,草率廢除「臺北市娼妓管理辦法」,頃刻間,使得賴此為生的姊妹頓失依靠,近百名公娼在9月1日,趕往市政府向陳水扁市長陳情,卻不得其門而入。9月3日,公娼們參與上述新知舉辦的座談會,當下引爆婦女團體對性工作者兩極化的反應,也開啟日後臺灣婦運涇渭分明的兩條路線。在這場座談會中,女工團結生產線與粉領聯盟站出來力挺,決定與公娼姊妹並肩作戰到最後一刻。9月4日,「臺北市公娼自救會」成立,就此展開「爭取廢娼緩衝兩年」,並計畫長期推動性工作的合法化與除罪化。 

公娼與支持她們的婦女團體,經過多次抗爭、不斷舉辦公聽會、反覆向議員與工會遊說,甚至不惜以死明志,引領期盼下,10月29日,臺北市議會好不容易通過「緩衝兩年」,卻遭到市政府故意拖延,等到1999年新市長馬英九上任後,緩衝兩年的公告,又遭民進黨議員杯葛,幾經波折的爭取,公娼終於得以在1999年3月27日復業。

整個廢娼事件的過程,暴露出社會長期以來對性工作者的歧視與迷思,一提到性交易,馬上聯想到濃妝豔抹、賣弄風騷的女郎,或是在惡毒老鴇逼迫下,落入火坑的不幸少女。的確,不能否認無論是過去或現在的臺灣,都還存在著這種狀況。但是領有合法執照的公娼,工作環境截然不同,她們有權挑選客人,要求客人遵守規定,有警察保護,並且定期接受健康檢查。廢娼並不能消滅色情,相反地,失去國家保護的性工作者,無疑地會直接受到非法色情業者的性剝削。

獲得緩衝兩年的公娼,最終還是逃不過被廢除的命運,由公娼變成私娼者不在少數。夾在黑白兩道中間求生,又得面對緊迫盯人的地下錢莊,2006年8月,公娼官姐,在走投無路下跳海自殺。至今,性工作也還未合法化。如果可以,相信沒人願意賣淫,但是有多少人想過,何以號稱民主繁榮的臺灣社會,卻造就出底層弱勢者最後必須選擇出賣身體的無奈。


相關出版品
  • 《騷動》季刊,「公娼失業,婦運旁觀?」專題,期5(1998年3月)。
  • 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編,《與娼同行,翻牆越界:公娼抗爭運動文集》,臺北:巨流圖書出版,2002年。
  • 何春蕤編,《性工作:妓權觀點》,臺北:巨流圖書出版,2001年。
  • 林芳枚,〈當代臺灣婦運的認同政治:以公娼存廢為例〉,《中外文學》,卷27期1(1998年6月),頁56-87。
  • 紀慧文,《十二個上班小姐的生涯故事:從娼女性之道德生涯研究》,臺北:唐山出版社,1998年。
  • 夏林清、陳素香、鄭村棋等編,《臺北市民的家庭作業──阿扁廢公娼錯了嗎?》,臺北,臺北市公娼自救會、女工團結生產線、粉領聯盟出版,1998年。
  • 夏林清編,《公娼與妓權運動:第一屆性工作權利與性產業政策國際行動論壇會議實錄》,臺北:日日春關懷互助會出版,2000年。
  • 夏林清編,《日日春:九個公娼的生涯故事》,臺北:日日春關懷互助會出版,2000年。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