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習俗與文化
信仰習俗與文化
信仰習俗與文化

「女性與台灣的民間信仰、習俗及文化」分成7個子題:女性的禁忌、女性與信仰、喪葬的習俗、女性的節日、名字的文化、社會風氣與社會救濟與其他,本研究以這個主題拉開序幕,是因為從這個主題中,可以看到走向近代以前,台灣女人的許多生活樣貌和禁忌,以及傳統女人是如何遵守傳統信仰和習俗?而這些習俗文化又如何擺佈台灣女人的命運?同時,也能讓讀者進一步比較,哪些傳統信仰或習俗,到現在仍深入女性生活?或者這些信仰或習俗出現哪些有趣的變化?以拜拜為例,傳統觀念認為女性的月經代表不潔,進廟禮拜神明可是大不敬,現在兩性觀念雖已日趨平等,但不少鄉村婦女還是抱持「寧可信其有」的心態,奉行不渝。本主題除了關心漢人文化之外,原住民、客家習俗與文化也羅列其中,以多元文化的觀念,豐富臺灣信仰與習俗的複雜面貌。

女性與信仰
臺灣藝陣中的女家將

臺灣迎神賽會的藝陣中,家將是不可或缺的角色。家將是司法類神明的專屬部將,負責保護主神,執行驅逐邪煞、緝拿惡鬼,基本成員為文差、武差、甘將軍、柳將軍、范將軍、謝將軍、文判及武判等八位神將,因此民間習慣稱為八家將,但家將實際人數並不一定。廟會時,家將操演的內容主要為執行捉拿、刑罰及拷問,常顯現瞠目怒視的樣子,再加上臉上塗著五顏六色圖案,手執各種法器,每次出現,總是帶來震撼的視覺效果。 

由於家將是由人扮演神將,執行神將的任務,就是神的代表,因此擔任家將禁忌繁多。操演之前,家將必須需先化裝,就是所謂「開面」,開面之後就是神明的化身,不可以吃葷,也不能隨意交談、說笑,以免遭神譴;當操演陣勢排開,更要莊嚴肅穆,禁止嘻皮笑臉,尤其特別忌諱「閒雜人等」亂竄接近,更嚴禁婦女從中穿過。 

早期臺灣社會男女界線分明,男性的工作女性絕不能越雷池一步,家將是神明的代理人,有捉拿行為和刑罰舉動,屬於男性的角色,女性並無參與的權利和空間。且因為女性有生理期,往往被視為不潔、不淨的象徵,碰觸神明更被視為禁忌,因此不僅不能靠近家將,更遑論擔任家將。 

但近年來,隨著臺灣社會風氣的開放,這個禁忌陸續被打破,擔任家將不再是男性的專利,廟會開始出現女性擔綱家將成為藝陣主角,尤其是彰化縣和美鎮天聖宮,突破社會規範,成立全國第一個女子八家將團。 

根據廟方表示,成立女子八將團主要原因是,媽祖指示,希望出巡時由女八家將護駕,廟方因此招募十位有興趣的女性,加以訓練。這些女家將走起八卦陣來有模有樣,雖然因為先天條件的限制,不若男性虎虎生風,步伐卻也剛柔有致,每回出陣身手俐落、力道十足,架式一點都不輸男性,備受各大廟會活動歡迎。 

囿於傳統社會的規範,以往廟會陣頭出巡時,女性的角色常受限制,但是女家將的產生,挑戰了以往只有男性才能當神明代言人的禁忌,更打破臺灣傳統社會認為女性不潔、有辱神明的迷思。女八家將的出現,使廟會藝陣不再是男性專屬的空間,臺灣廟會活動也更為豐富多元。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