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教育
女子教育
女子教育

「女子教育」分成6個子題:教育史、各式學校、教學與課程、體育活動、校園剪影與社會教育,並依時間先後,敘述從清代以前、日治時期、中日戰後到當前,台灣女子教育的各種變化。與前一個主題不同的是,接受教育後的女學生,她們的觀念、活動與生活,明顯的脫離傳統,甚至打破各種禁忌;不過,在近代女子教育推動的早期,許多課程仍要求女學生當個「賢妻良母」,特別是日本殖民政府統治時期的女子教育。隨著教育政策的改變和社會的變遷,女子教學的內容日趨多元,學校在訓育上的管理也逐漸自主化,從女學生的髮型或制服的變化,即見一斑。因此,透過這個主題,大致可以勾勒出台灣女子教育的發展史,並從中認識不同時期女學生的學習項目和訓育活動,曾經過何種變化?而女學生的生活空間又如何展開與擴大?由於後者,與本研究第5個主題「女性與日常生活」的子題「行動與空間」部分相關,因此,有關「女學生的戶外活動」的詞條,放在第5個主題中,以相互交錯。另外,在「社會教育」這個子題,可以看到學校教育之外,台灣女性如何繼續進修?或為女性打造另類的學習環境?

普通中小學

臺灣第一所新式女學校─淡水女學堂
臺灣第一所新式女學校─淡水女學堂

還記得《浪淘沙》一書中,女主角邱雅信所就讀的淡水女學堂嗎?你可知東方白筆下這所高牆環繞、規矩森嚴的女學校,可是臺灣第一所女學校。 

1884年,加拿大長老教會傳教士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鑑於臺灣不重視女子教育,並為訓練臺島的女性傳道人員,乃爭取加拿大長老教會「婦女國外傳道會」的捐助,創辦該學堂。創校之初,為吸引學生前來就讀,不僅學雜費全免,校方還免費提供膳宿,然而,礙於當時女子就學風氣未開,願意前來就讀者為數甚少,馬偕多方奔走,仍僅招募到30、40名學生,且多為宜蘭平埔族的信徒;其後經傳道人員多方勸說,入學者一度多達80名,惟因當時並未限制入學年齡,而出現白髮紅顏齊聚共學的現象。 

除學生招募不易外,師資及設備也常因經費不足而因陋就簡,教師純屬義務授課,且以宗教課程為主。儘管如此,該學堂的創辦,意謂著女子已能和男性相同,透過教育逐步提升其能力與社會地位。 

1901年,該學堂因馬偕逝世一度停辦,1905年,經北部中會議員請命,加拿大母會女宣道會派遣兩名女宣教師,金仁禮姑娘和高哈拿姑娘來臺,於女學堂舊地增建圍牆後,1907年再度復校,易名「淡水女學校」。東方白所描繪身形高大、具「巾幗不讓鬚眉」氣概的「金姑娘」,乃首任校長,其獨立自主的身影,成為臺灣女性學習的典範之一。 

該校改制後,課程與經營方針也隨之改變。此後,依規定僅招收12至15歲的女童就學;並且另在女學校旁增設婦學堂,教授中、日文及聖經,提供成人及已婚婦女受教之機會。 

1915年,校方鑑於入學者漸增,校舍不敷所需,遂重新改建成今日所見的四合院式校舍。同時,增設高等女子部,易名為「淡水高等女學校」。1922年,配合「私立學校令」的頒布,又更名為「私立淡水女學院」。1945年後一度與淡水中學合併,成為淡水中學女子部,後再分離,改稱為「私立純德女子中學」,1956年與淡江中學合併。 

時光荏苒,歷經百年歲月的女學堂,迄今仍在風中巍峨佇立,見證無數少女的朗朗讀書聲、歡笑、夢想、汗水和淚水。臺灣第一位女醫師蔡阿信,就是淡水女學校畢業的傑出校友。這所全臺女子首學,見證了臺灣女性受教權的發展。2006年3月8日,國家文化總會封其為臺灣第一座女性文化地標,可說實至名歸。


相關出版品
  • 游鑑明,《日據時期臺灣的女子教育》,臺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1988年。
  • 山本禮子,《植民地臺灣の高等女学校研究》,東京:多賀出版社,1999年。
  • 東方白,《浪淘沙》,臺北:前衛出版社,1991年。
  • 查忻,〈皇民化運動與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學校〉,南投: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系碩士論文,2001年。
  • 淡水中學校編,《私立淡水中學卒業記念寫真帖》,臺北:淡水中學,1941年。
  • 鄭連明主編,《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百年史》,臺南: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出版,1965年。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