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教育
女子教育
女子教育

「女子教育」分成6個子題:教育史、各式學校、教學與課程、體育活動、校園剪影與社會教育,並依時間先後,敘述從清代以前、日治時期、中日戰後到當前,台灣女子教育的各種變化。與前一個主題不同的是,接受教育後的女學生,她們的觀念、活動與生活,明顯的脫離傳統,甚至打破各種禁忌;不過,在近代女子教育推動的早期,許多課程仍要求女學生當個「賢妻良母」,特別是日本殖民政府統治時期的女子教育。隨著教育政策的改變和社會的變遷,女子教學的內容日趨多元,學校在訓育上的管理也逐漸自主化,從女學生的髮型或制服的變化,即見一斑。因此,透過這個主題,大致可以勾勒出台灣女子教育的發展史,並從中認識不同時期女學生的學習項目和訓育活動,曾經過何種變化?而女學生的生活空間又如何展開與擴大?由於後者,與本研究第5個主題「女性與日常生活」的子題「行動與空間」部分相關,因此,有關「女學生的戶外活動」的詞條,放在第5個主題中,以相互交錯。另外,在「社會教育」這個子題,可以看到學校教育之外,台灣女性如何繼續進修?或為女性打造另類的學習環境?

普通中小學
穿越百年時空的臺灣女校─新樓女學校

南臺灣的第一所女學校,歷經清領、日治、戰後至今等不同政權,穿越百年時空,歷史悠久,同時具有多樣文化雜揉其間,它的歷史地位不下於淡水女學堂。這樣一所女校曾有過的人、事、物難道不值得我們一窺究竟?它就是今天的長榮女子高級中學,它最早的名字是新樓女學校。 

1865年,馬雅各醫師在臺南府,正式設醫館傳教。兩年後,英國長老教會駐臺第一位宣教師李庥和李庥夫人(伊萊沙)來臺。在李庥夫人倡議下,1879年正式向臺南教士會議,申請設置女學,比倡議中學還要早。李庥夫人甚至捐出300鎊作為興建校舍費用,並擔任第一位女宣教師。然而,推動過程受到地方紳民阻撓,1883年才動工。 

1885年,朱約安(Miss Joan Stuart)、文安(Miss Annie E. Bulter)兩位女教士,接替因病返鄉的李庥夫人興辦女學。在她們的努力之下,說服家長讓女孩上學,解纏足則是唯一的入學條件。1887年,新樓女學校正式開學,首屆學生多為不纏足的平埔族女孩,如潘阿金等19位學生。在兩位姑娘和萬真珠(Miss Margaret Barnett)輪流主持校務下,當時的課程包括白話字、寫字、算數、女紅等,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研讀聖經。 

1904年,盧仁愛(Miss Jeanie Lloyd)教士,擔任女學校第一位女校長,更在1923年遷入新校舍,改稱長老教女學校,從小學增設為預科四年、本科四年的二級制中學。然而,此時統治臺灣的日本政府,屢屢干預教會學校,直到1937年成功派任日籍牧師番匠鐵雄為第四任校長,結束英人50年的治校歷史。從此以後,校內一切宗教事工都必須使用日語。 

日本政府有意將女學校,納入新學制的高等女學校,但要求參加檢定考試。1939年,在番匠校長以及全體師生共同努力下,正式獲得政府承認,成為四年制的女子中學,更名為長榮高等女學校。至此,地方俗諺流傳著一句話「吃到長女水,不肥也要美」,顯見當時臺灣社會重視的程度,因而成為中南部所謂的「貴族」學校。 

戰後,不僅校名更改為臺南市私立長榮女子中學,且番匠校長及全部日籍老師都被遣散歸國,結束了日人治校時期,改由校內任教的臺南人劉主安擔任校長。1974年,劉青眼校長一就任,就籌設職業科,馬上獲教育廳批准,由普通高中變為綜合高中。1979年,更出現了第一位女學校校友陳來治擔任校長,她同時也是一位建築師。未婚的她將心力投入女校,更首開臺南市內電腦教學的風氣。 

如今,長榮女中秉持「惟信望愛」的座右銘,邁過百年的旅程碑,回顧這段歷史,長榮女中見證了臺灣女子教育百年變遷,辦學從受士紳阻撓到成為政府干涉,學生從大腳女孩到望族名流,校務治理由英人、日人到臺人甚至臺灣女人主持。它的歷史訴說著自身的獨特性,新樓女學校不僅是歷史的一部分,長榮女中同時也在創造歷史。


相關出版品
  • 范情,〈臺灣百年女學校──長榮女中〉,收入范情等著,《女人屐痕:臺灣女性文化地標》(臺北:女書店,2006年),頁28-43。
  • 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歷史委員會編,《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百年史》,臺南:臺灣基督長老教會,1965年。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