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創作
女性創作
女性創作

本主題把女性創作區分成女性作家與臺灣文學、藝術工作者──演出/創作、娛樂表演者與指導者──演出/創作、傳統技藝業與藝品、美食家與食譜等5個子題。在這個主題中,不僅介紹女性的作品、創意與演藝活動,同時也將引介個別人物。以文學為例,由於女作家的報導較其他類別的女性來得豐富,本主題也因此羅列了較多的詞條,基本上將女作家們分為日治時期、戰後第一個女作家的湧現期(1950到1970年)、戰後女作家第二個湧現期(1980年以降),文類上則選擇在小說、散文、詩等方面卓然有成的女作家;同時,在純文學之外,也兼及對大眾文學有所建樹的女作家。至於女作家的背景,除了外省籍與閩南籍的女作家之外,也盡量列入客家以及原住民的女作家。 

值得一提的是,自日治時期開始,臺灣男性作家即以書寫臺灣女性的悲慘遭遇,作為小說題材,因而衍生男作家為臺灣女性代言(speak for)的問題;但到了1930年代中期,臺灣文壇開始出現女作家,這個問題才稍微稍獲得改善,此後女性不斷在文壇上大放異彩。因此,本主題呈現了日治時期迄今,不同族群和不同時代女作家的創作過程及其作品。

文學創作
日治時期女作家張碧淵

本名張碧珚,生卒年不詳,是「臺灣文藝聯盟」張深切的妹妹,彰化高女畢業後負笈東瀛,自東京女子大學藥學畢業,曾參與日治時期的《臺灣文藝》。 

目前張碧淵唯一可以查證的作品是小說〈羅曼史〉(1934年)。呂明純認為,這篇小說是日治時代,少數著力於描寫人性感情內心衝突的小說。透過男主角超岡的第一人稱自述,張碧淵書寫了這名電影辯士(默片時期的電影解說員),在愛情誘惑和禮教威嚇中,來回徘徊的心路歷程。在他面對三名少女的主動追求,甚至是逃家私奔來找他,擺盪在天平兩端的他,最終仍是臣服於禮教規範之下,辜負了三名少女的求愛勇氣。

事實上,透過文本中精巧的暗喻,張碧淵苦心包裝女性主體的追求過程,表面上雖然是一名男子對三名少女的心路歷程,但事實上,在小說當中真正具有行動力的,並不是男主角,而是這三名少女們。張碧淵緊扣著當時社會發展的變化,書寫當時女性心中欲逃逸體制的渴望。愛情只是一個藉口,她們實際上嚮往追求的目標,乃是從父權秩序體系中的逃離。


相關出版品
  • 呂明純,《徘徊於私語與秩序之間:日據時期臺灣新文學女性創作研究》,臺北:學生書局,2007年。
  • 呂明純,〈反客為主的日據女性小說──張碧淵《羅曼史》初探〉,《文學臺灣》,期45(2003年1月),頁260-278。
  • 陳建忠,〈差異的文學現代性體驗──日治時期臺灣小說史論(1895-1945)〉,收入陳建忠等著,《臺灣小說史論》,(臺北:麥田出版,2007年),頁15-110。

返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