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叫我「外籍新娘」─勇闖異鄉的新移民姊妹(1970年代迄今)

新移民活動眾人的合照

「妳說外籍新娘啊?她們不都是來臺灣騙錢的嗎?」 「報紙上說的『假結婚、真賣淫』嘛!」 「討不到臺灣女人當老婆的男人,才會花錢去買外籍新娘!」 「聽說她們生的小孩,都特別笨!」

如果這是你認識的「外籍新娘」,或許你應該聽聽新移民姊妹們怎麼說: 「印尼人很窮,我想嫁給臺灣人可以幫忙家裡,至少可以蓋個水泥房子;我們晚上沒有燈,有時吃了這了這一頓還不知道下一頓在哪裡呢!」(印尼阿芳)

「你們臺灣女人也有賣春的,可是你們從不會說臺灣女人都賣春,也不會因為臺灣女人賣春就刁難她們結婚!」(越南阿巧)

「很多人知道我是大陸人以後就會說,『真好命啊,嫁到我們臺灣來』;知道我會用電腦,竟然說『大陸也會用電腦嗎』?對我會看繁體字也感到不可思議。」

(中國小燕子) 「我們的孩子不像電視新聞所報導的那樣,他們不遲緩,很聰明、乖巧,請不要用異樣的眼光看我們。」(越南林金惠)

1970年代開始,臺灣有不少農村青年透過仲介,娶到來自泰國、菲律賓、印尼的女子,一圓結婚夢。近年來,越南與大陸籍的女子逐漸增多,2003年,平均每3.1對結婚的人,就有1對是外籍配偶;2004年,每100個出生嬰兒,就有13.2個嬰兒的母親是外籍。

這些新移民姊妹不但解決了許多「羅漢腳」的單身問題,為國家注入「新臺灣之子」的新血,甚至投入工資低廉的勞動、參與農事,補充臺灣早已萎縮的勞力,而兼顧無償的家務勞動與照顧工作,更被視為理所當然。走過30多個年頭,這些姊妹為臺灣努力付出的貢獻,不但被漠視,還繼續遭社會以各種藉口污名化。

臺灣政府又是如何對待這些姊妹?除了以財力限制取得國籍外,還增加考試提高門檻,規定她們必須通過基本語文、憲法、歷史等常識測驗,許多外籍配偶在分擔家庭經濟重擔下,根本無暇也無力接受教育。

「中文很難耶,臺灣的老師和教授不是一直說,現在的學生中文太差,連研究所的學生也沒辦法寫得很好,更何況我們只是一群剛來臺灣沒多久的新移民啊?除了考中文,還要考臺灣的歷史、憲法等科目,臺灣的政府啊!你們不是到現在,還沒辦法決定要用什麼樣的歷史教科書給臺灣人唸嗎?」(泰國邱雅青)

這些姊妹並不是來臺灣騙錢的,她們可是經過深思熟慮,為擺脫原鄉窮困的生活,尋求更好的發展,選擇環境優良的臺灣,而不是呆呆地等著被賣。讓自己過更好的生活有錯?就像當初漢人的祖先,拼了命也要越過險惡的黑水溝來到寶島開墾。還有,這些在臺灣落地開花的姊妹們,早就成為相夫教子的「老娘」了,所以請別再叫她們「外籍新娘」。